高學奇
  在童年的記憶里,故鄉的夏夜最美麗、最難忘。
  晚霞收去最後一束光線,天色漸漸暗了下來。炊煙從莊戶人家廚房裡裊裊升起,又隨風飄散。在村莊周邊田野里勞作了一天的人們好像聞到了晚飯的味道陸續開始收工,有的趕著耕牛,有的背著農具,疲憊地朝田埂地頭走去。“日頭落,狼下坡,放牛孩少了一隻腳”,牧童悠揚的歌謠和牛羊哞哞咩咩的叫聲交織在一起,形成了獨特的大合唱。夜幕降臨了,村莊像一臺高速運轉後停下來的機器,慢慢平靜了下來。這時多數人家的晚飯還沒有做好,用竹葉或薄荷熬成的大盆涼茶已經放到了院里的桌子上,又熱又渴又累的人們並不急於吃晚飯,他們需要喝茶補水,消除暑熱,待稍事休息後從容地吃上一頓如意的晚飯,周身的疲勞就會消退一半。
  仲夏夜孕育著生機與活力,黑夜是時空的另一種存在形式,夜裡的各種生命在按照自然界的法則潛滋暗長著。原野里、山岡上小草的嫩芽長成了莖葉,野花一茬接著一茬開放,田野里生機勃勃的禾苗趁著夜色在悄悄地吸納著天地精華,玉米在拔節,芝麻在開花,露珠在莊家的枝葉上滾動……習習的晚風為納涼的人們送來了涼爽,也送來了莊稼和野草的清香。村頭的家犬不知疲倦地轉悠著,時不時地發出了汪汪的叫聲。怪不得鄉親們說,貓狗是一口(人),養只狗就等於多了一隻耳朵。池塘邊大樹下反芻的老牛喘著粗氣,晃動著系在脖子上的鈴鐺,發出清脆的聲響;小河邊,蟲鳴和著蛙叫,高低音此起彼伏。山村的夜,靜謐中蘊含著生長的力量和生命的回聲。
  故鄉的仲夏夜孕育著情趣與歡樂,雖然沒有城市裡夜晚的霓虹燈和歌廳酒吧,但夜生活並不單調,他們帶有鄉村泥土氣息的自得其樂的方式,像開在山野的小花,具有異樣的芬芳。吃過晚飯,是鄉親們一天中最放鬆的一段時間。納涼的人一般分成三組,男人們光著膀子,夾個枕頭,一手抓個涼席,一手拿著扇子,三三兩兩地朝村頭通風處走去。閑聊的話題從莊稼的長勢扯到牛羊的行情,從王莽攆劉秀扯到三國演義。有點文化的侃侃而談,沒有文化的聽得投入,言談中有時也鬧出關公戰秦瓊之類的驢頭不對馬嘴的笑話,但這並不影響所講的效果;老人們有的領著孫輩到村邊草叢中捉螢火蟲,有的扯著小孫子遙望星空,指著銀河講著牛郎織女的愛情故事。“青石板、板石青,青石板上釘銀釘”,有幾個稍大一點的孩子已經掙脫了老人,唱著歌謠,做著游戲。女人們在晚飯後並不遠去,多是聚在哪個寬敞的院子里,聊著兒女情長的話題,你一言我一語,有說有笑,頗為熱鬧。直到夜靜了,涼快了,人們才一一離去。
  仲夏夜孕育著夢想和希望。記得小時候,母親給我們講得最多的就是關於月亮的故事,縣城和鎮子上的故事。母親說,月亮上面有一個漂亮的姐姐,她養了一隻好玩的小兔子。弟弟說,我也想到月亮上跟姐姐一起喂小兔。母親說,彆著急啊,等你長大了就能去啦!我也好奇地問母親,啥時候公路能修到咱村啊?母親說,等你長大就行了。是啊,夢想為國家、鄉村和家庭的發展插上了騰飛的翅膀,多少美麗的夢想都一一變成了現實。多夢的鄉親已經把家庭的夢、山村的夢融入到了我們民族的夢之中,他們正懷揣著夢想、和著時代的節拍,豪邁地行進在圓夢的大道上!
  (作者單位:河南省駐馬店市檢察院)  (原標題:故鄉仲夏夜)
創作者介紹

花梨傢俱

pp55ppncs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