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老賴”的網站首頁上,出現了多條信息,包括涉事人姓名、涉及金額、地址、事件詳情等項目。網絡截圖
  ■ 對話人物
  邱恆 29歲,浙江寧波人,做模具加工生意,誠信曝光網創辦者。網站專門曝光那些欠債不還的老賴。
  ■ 對話動機
  4月下旬,寧波慈溪的企業老闆邱恆,建立了一家老賴曝光網站,近日引髮網友關註,同時也引來不少質疑。有人覺得曝光老賴大快人心,可以督促還錢;有人質疑民間網站曝光老賴信息,侵犯個人隱私,涉嫌違法。
  在工信部官網上,可以查到此網站的備案信息。創辦者邱恆說,欠錢不還,走法律途徑不僅費時,而且有時起不到實質幫助,網站曝光老賴信息希望是對法律程序的一個有益補充,是正能量。同時他一直希望獲得法律支持以規避侵權風險。
  動機
  想凈化不良風氣
  新京報:什麼原因促使你創辦“誠信曝光網”?
  邱恆:原因挺簡單,我身邊很多做生意的朋友都遇到過欠債不還的事,我也遇到過一兩次,尤其是去年底,這種事特別多,我感覺風氣特別不好,做生意嘛,先得講誠信,我想扭轉這個風氣。
  新京報:你遇到的情況是怎樣的?
  邱恆:我們就是合伙做生意,一開始挺好,借了就還,到後來就開始欠,變成3個月結一次,再後來半年結一次,最後越拖越多。三四年欠了我8萬多塊,每次問都說會還,雖然我的生意不會受多大影響,但就是心裡彆扭。
  新京報:怎麼解決?
  邱恆:就上門討唄,哄著人家,我沒雇過什麼討債公司,畢竟合伙做生意都是有些情面的,不好因為這種事撕破臉。對方的態度也很好,但就是不還錢。
  新京報:在這種債務關係中,債權人反倒成了弱勢的一方。
  邱恆:對。現在都是這樣,欠錢的比較霸道,畢竟錢在人家手裡,你也不好硬來,如果吵架了,兩邊鬧僵更要不到錢了。其實人家也承認欠你錢,但就是說沒錢還,你一點辦法都沒有。
  新京報:為什麼不選擇走法律途徑呢?
  邱恆:有時候就欠你幾千塊錢,起訴的話環節太麻煩,時間又長,你根本耗不起;有時客戶是外地的,即使想起訴也得到外地去起訴、出庭,沒那麼多時間和精力。即使判決了,人家沒錢,法院也沒法強制執行。
  新京報:你嘗試過走法律途徑嗎?
  邱恆:試過一次。有個客戶欠了我五萬,兩三年都沒還,我們當時有字據,法院判了我們贏,要求他一年內還清,我們後來去催款,人家說再等等,後來就跑掉了,直到現在也沒還,人也找不見。
  核實
  “曝光信息都經過審核”
  新京報:自己辦網站,比通過法律解決更容易嗎?
  邱恆:我覺得民間的力量是很大的,誠信曝光網建成後,很多人都加了我們的QQ群,對於欠債者來說,民間的名聲甚至比法院的判決更讓他們在意,他們還要做生意,如果很多人知道他不誠信,對他生意有影響。
  新京報:怎麼界定是惡意欠債,還是沒有能力還錢?
  邱恆:這個比較好界定,有的人欠了我七萬多,沒能力還,就每年還我一萬多,一直堅持;有的也欠著錢,但是一分錢不還,這兩種區別就很明顯。
  新京報:網站辦起來大概做了哪些準備?
  邱恆:去年底有這個想法,今年初開始做,我個人出錢,通過一家網站掛靠了ICP經營許可證、租他們的服務器,再製作網頁,大概花了三個月,正式開張是4月20日。服務器的租金是每月200元,先租了一年,目前有兩個義務客服。現在已經投入了兩萬多塊錢。
  新京報:如何保證曝光信息的真實準確?
  邱恆:想要曝光需要先註冊會員,我們有嚴格的註冊程序。要發佈信息,必須用自己的真實資料註冊,包括詳細的身份信息。這些信息我們會審核,保證真實才批准對方為會員。
  會員發佈信息前要簽協議,要求會員對信息負法律責任,並且要提供欠條和能夠成為起訴證據的材料,網站公佈後,如果欠債人聯繫債主達成調解,會員可以提醒我們撤銷曝光信息,我們會按時撤銷。
  新京報:如果沒有司法認定的材料,你們再怎麼審核,也還是存在疑問。
  邱恆:這一點曝光人在提交證據時,要在網上同意我們的協議,對所提交材料的真實性負責,如果材料不屬實,曝光人要承擔法律責任。當然,提交的材料里如果有法院的判決是最好的。
  反響
  “部分老賴已經還錢”
  新京報:網站辦起來之後,欠你錢的那些人還錢了嗎?
  邱恆:有啊。網站建好後,第一個曝光信息就是我傳上去的,上傳時我跟對方說了,對方也看見了。談妥之後,我就把信息從網上撤下來,這樣也不會影響人家的聲譽。在生意人看來,誠信遠比這點錢重要。
  新京報:其他人有通過網站受益的嗎?
  邱恆:浙江一個做加工生意的老闆,別人欠了他3萬多一直沒還,在網上曝光後,人家答應分批還款,現在第一批已經還上了。
  新京報:目前網站上曝光的信息只有40條,瀏覽量也不是很大,網站給“老賴”們的壓力究竟有多大?還款真是出於曝光的壓力嗎?
  邱恆:這個不好說。我覺得讓這些老賴感受到壓力的,可能更多的是曝光的行為,因為他們都要面子,面子沒了生意就不好做了,至於網站,只是曝光的平臺。
  新京報:生意伙伴怎麼評價你辦網站的舉動?
  邱恆:他們都說這個網站很實惠。因為現在欠錢不還的行為挺普遍,做這個網站起碼能提供一些正能量,也能讓那些老賴捫心自問一下。當然也有朋友擔心,覺得這種網站畢竟不是政府做的,曝光又牽扯到一些法律問題,很難辦。
  新京報:你自己怎麼看?
  邱恆:我在網站上也寫了,我覺得這是國內第一家民間真正的曝光網站。讓沒有誠信的人在這裡曝光。誠信是人的本錢,沒有誠信的人一定是失敗的。
  質疑
  “網站目前沒有盈利目的”
  新京報:看你的網站里,會員發佈信息都要交信用金,是想通過這種方式來盈利?
  邱恆:一開始確實想做成盈利的,但後來決定還是做非盈利的吧,因為我覺得公益性質比較有樂趣,也會有更多人來支持和關註。現在再發信息已經不用交信用金了。
  新京報:有人質疑,個人網站曝光老賴行為,涉嫌侵犯隱私權,你怎麼看?
  邱恆:這種聲音很正常,不過也有很多人覺得,老賴的行為已經沒誠信可言了,曝光行為相對於他們的賴賬行為來說,違法的程度差了很多。
  當然,別人可以說這是以毒攻毒,侵犯了老賴的隱私,現在也有律師表示願意為我們提供法律上的保障,規避侵權的風險。
  新京報:如何做才能避免網站侵權的可能呢?
  邱恆:關鍵還是完善證據吧,證據具備法律效力,曝光才更有可信度,我們現在就很重視提交的證據中,有沒有類似判決書這樣的法律裁定。
  新京報:很多人認為,網站雖然有創意,但不應該獨立在法律之外,形成懲處和評價平臺。
  邱恆:不通過法律途徑,解決類似的糾紛,確實會讓人覺得不正規,或者代行了法律的職責,但現實是法律解決這些問題的速度太慢,有時甚至實質上解決不了,網站只是利用商業規則和民間的契約習慣,來更快地解決類似的糾紛。
  新京報:你覺得自己的網站和法律之間是一種什麼樣的關係?
  邱恆:我覺得兩者之間並不衝突,本意都是保障我們的合法利益,這個網站應該能成為法律的補充,彌補一些程序上缺陷,我覺得這個網站是充滿正能量的,不管這個人或公司有多大背景,多大勢力,曝光網絕對公正,不舞弊。
  ■ 律師說法
  “以毒攻毒”做法不妥
  北京市振邦律師事務所江華律師認為,個人網站對債務人進行網上公開曝光,是不合理的。首先是很難證明被曝光的債務信息的真實性,其次,對債務人的隱私權也構成了侵犯。
  江華說,債務信息是否真實存在,債務人是否是惡意拖欠,曝光人與被曝光人是否存在互負債務,都應該經過司法機關的認定,才能證明是真實的,直接發佈的行為不恰當;而一旦經過司法機關的認定,債務信息也沒必要在個人網站上公佈,“司法機關本身也有老賴信息的曝光平臺”。對於個人曝光老賴的行為是“以毒攻毒”的說法,江華認為,老賴行為確實是不道德甚至是違法的,但用非法行為去懲罰另一個非法行為也是不合適的。
  新京報記者 賈鵬 實習生 羅婷 曹憶蕾 北京報道  (原標題:“建網站曬老賴希望有法律支持”)
創作者介紹

花梨傢俱

pp55ppncs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