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8日凌晨,省公安廳高速交警總隊三支隊副支隊長杜建立突發腦溢血,倒在工作崗位上,享年46歲。這個260多斤的硬漢身似鐵塔,卻長期帶著病痛工作。工作中他總是隨身帶一根小針,當病痛發作時,就用針扎腿放血,緩解一下疼痛。
  □東方今報記者 劉長征
  通訊員 楊軍政/文圖
  鐵塔硬漢倒在夜班崗位上
  4月18日0時許,位於新鄉市紅旗區新延路上的省高速交警總隊三支隊值班室內,副支隊長耿衛星突然聽到休息室外面有響動。他出門就看到同事杜建立靠在休息室門口的門框上,表情非常痛苦。見到耿衛星,杜建立聲音低沉地說:“我感覺自己身體不對勁兒。”
  同事們把杜建立送到醫院,醫生判斷是腦出血,立即將病人推進了搶救室。然而,經過全力搶救無效,46歲的杜建立還是離開了人世。
  杜建立走得太突然,很多同事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隊里的戰友說,杜隊體重260多斤,打籃球時撞上他就像撞上了一堵牆,怎麼會這樣呢?
  隊里只有辦公室主任任紅娟等幾個人清楚,其實他長期遭受丹毒病、高血壓等病痛折磨。
  “他有啥不舒服總是不說,也不願意請假,這次發病前還連續值了5天班。”任紅娟說,杜建立的妻子告訴她,值班這幾天,杜建立晚上打電話回家,老說頭疼,“但他都沒跟同事說”。
  工作時常用針刺腿緩解病痛
  別看杜建立平時身體強壯,任紅娟卻知道杜建立一直在帶病工作。有一次,任紅娟看到杜建立把褲腿捲起來,從懷裡掏出一個小盒,拿出一根中醫用的三棱針,用酒精棉球消消毒,一下就在自己兩隻小腿上扎了幾個洞。她奇怪地問為什麼。杜建立說,腿腫得難受,放點血,就能好受點兒。
  任紅娟說,多年前的一次執勤中,杜建立腳部受傷,起初他沒有在意,只是簡單處理一下了事,後來經常莫名其妙地發燒,病情越來越嚴重。醫生確診為丹毒病,這是一種因細菌感染引起的皮膚炎症,發病時雙腿腫脹,還伴有高熱畏寒及頭痛等癥狀。
  醫生也多次催他住院,他總是說工作忙,一拖就是9年多。有時候腿腫得實在受不了,他就趁晚上到醫院輸幾瓶液體,第二天又照常上班。
  就是拖著這樣一雙病腿,2009年11月,在一場暴雪中,杜建立帶著民警們疏通堵在路上的車輛,四天三夜中,他硬是徒步在四十多公里的路段上走了無數個來回。
  在今年一場交通事故中,駕駛員困在車內動彈不得,情急之下,杜建立冒著感染的危險,硬是揮拳把車玻璃砸爛,救出了傷員,而自己的手卻鮮血直流。
  英雄留下一張困難申請表
  杜建立走了,卻給80歲的老母、下崗的妻子和一雙兒女留下了一張困難申請表。
  在這張向單位遞交的困難申請表上,杜建立寫道:“本人患有血液病丹毒和高血壓長達9年,雙下肢浮腫,行動不便,常年需要吃藥治療,僅2010年就花費醫療費近三萬元,但病情仍無起色。家中妻子下崗無收入,孩子年幼,老母親耳聾需要人照料。經濟不堪重負,急需組織救濟。”
  任紅娟說,杜建立管著上路執勤,在很多人看來,是可以“揩油”的“肥差”,可是他卻始終恪守廉潔自律的原則,離開時還因為給孩子治病,欠著數十萬元外債。
  2010年11月底,民警們在執勤中查獲了一輛嚴重超員車。杜建立的二哥找到他講情,他耐心地給二哥解釋後,還是按規定進行了處罰,結果氣得二哥摔門而去,好長時間不理他。
  “我的辦公室跟他的斜對門,經常看到他把想送禮的人推出來,有幾次還把煙、錢扔在走廊里。”任紅娟說,“他就是這樣一個老大哥,你讓他收不該收的錢,那就是在侮辱他。”一鍵分享到【網絡編輯:李鵬勛】【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硬漢交警病倒夜班崗位上 工作時常用針刺腿緩解病痛)
創作者介紹

花梨傢俱

pp55ppncs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